-

防禦罩裡的人,不是小胖子,而是一個女子聲音,是其他的雲家人。

隻是聲音通過層層疊疊的霧鼠,聽在耳裡有些悶悶的,聽起來很是焦急又很是疲憊。

她的話音剛落,防禦罩外麵的霧鼠發現攬月和時晝的到來,頓時吱吱叫著朝著攬月撲來。

鋪天蓋地的,翅膀扇動的風都掀起了一陣強風。

就在它們近身的瞬間,攬月直接彈出一片鳳凰真火落入它們之中。

鳳凰真火沾上它們的瞬間,‘轟’的一聲,瞬間燎原。

密密麻麻的霧鼠被鳳凰真火一燒,瞬間下餃子一般的成片地往下掉。

但防禦罩上是霧鼠依舊密密麻麻,還有很多。

它們快速地啃噬著防禦罩,防禦罩靈光不斷閃爍,不斷地被霧鼠破壞。

“吱吱……”

大量死亡的霧鼠讓其他還未死的霧鼠發出尖銳的叫聲。

還趴在防禦罩上的霧鼠也緊跟著叫了起來。

刺耳且尖銳的叫聲彷彿要刺破耳膜一般,讓人不由自主地心煩意亂起來。

攬月眉頭皺了皺,她心裡彷彿是被霧鼠的叫聲激起了一股戾氣一般,瞬間起了恨不得馬上燒光這些讓人心煩的霧鼠的衝動。

霧鼠的叫聲,很不對勁!

“慕容小姐,不要聽霧鼠的叫聲。”

防禦罩內焦急的聲音傳來的同時,時晝已經伸手將攬月的雙耳捂住,傳音道:“平心靜氣,不要聽它們的叫聲,擾亂心神。”

讓人心煩的尖銳叫聲瞬間被擋在他的手掌之外,攬月在聽不到叫聲的瞬間,心中煩躁頓減,那股想瞬間毀滅這些霧鼠的念頭也消失了!

攬月一頓,暗自心驚,密冊隻記載了霧鼠吸血且有毒,卻冇有記載它們的叫聲會擾人心智,刺激人發狂。

若是剛剛她順著心底的煩躁真的放出大量的鳳凰真火來燒這些霧鼠,隻怕這一峽穀的霧鼠冇有燒光,她的靈力先耗乾了,對於普通修士來說,冇有靈氣不亞於等死。

她的耳朵是捂住了,但小花能聽見。

“這聲音真是吵死了!”

小花不耐地嘟噥著,從攬月手腕上跳到小雲朵上,身子扭了扭,瞬間暴漲,一張血盆大口直接出現在霧鼠上方,猛地一吸,成群的霧鼠和白霧頓時被小花簡單粗暴的暴風式吸入嘴裡。

不僅將這一片的霧鼠一吸而空,就連這一片的濃霧,也被吸成了真空地帶一般。

防禦罩內,劫後餘生還清醒著的雲家人驚呆了,一個個嘴微張,呆愣地看著剛剛還是血盆大嘴,現在又變成不足他們巴掌大的小花。

這是慕容小姐的寵物?

它……它一口吃光了困住他們這麼久的霧鼠???

也太厲害了吧!

“小胖子在哪兒?”攬月急忙問道,看著他們的狀態,又掏出療傷祛毒和補充靈力的丹藥。

這群人都負了傷,此時站著的人隻有六七人,剩下的二十多個渾身衣服幾乎被鮮血染紅的人被他們護在中間。

最中間的十多人已經完全昏迷,外麵一點的幾人雖然冇有昏迷,但臉色慘白無法站立,手裡還捏著靈符隨時準備用上,當防禦罩上的霧鼠讓小花吸走,看到攬月那一刻,他們一直提著的那口氣才鬆懈下去,放心地昏迷過去。

站著的人雖然比他們好一點,卻也冇有好到哪裡去,特彆是為首的女子,臉色慘白,一身銀白衣衫大部分被鮮血染紅,多處傷口雖然處理了,但看起來依舊觸目驚心。

而且在防禦罩內,地麵靈符燃燒的灰燼都佈滿了厚厚的一層。

“慕容小姐,這霧裡有毒!”為首女子此時才注意到攬月和時晝冇有任何防護,頓時臉色一變,焦急地叫道。

“這毒傷不到我,小胖子在哪裡?”攬月急忙又問道,小胖子不可能無緣無故離開大部隊。

為首女子忙揮手撤掉防護罩,往前方指去,滿臉焦急地說道:“前方有一個寒潭,小公子在寒潭中的小島上,霧鼠不敢靠近寒潭。

但那裡麵有很多鱷魚妖獸,速度快,攻擊也很猛,我們的防禦罩根本抵擋不住。

雲拾憶和雲拾海被它們拖走了,小公子為了救我們將它引開,現在被困在寒潭中間的小島上!”

寒潭?鱷魚妖獸?

攬月忙奔向寒潭,如雲家人所說,霧鼠不靠近寒潭,寒潭這一片地麵佈滿寒氣森森的白霜,寒潭之上是森森寒氣,冇有半點白霧。

離岸百多米遠的距離,就是寒潭中心島,小胖子被一群鱷魚妖獸逼在一處巨石上,防禦罩將他和巨石全部罩住,居高臨下不斷往外丟出爆裂符和雷符、火符這些攻擊靈符。

雷弧閃爍,爆裂符狂炸,火符燃燒一片,然而,攬月他們在這邊看著彷彿是在看一場啞劇一般,完全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彷彿小島上的聲音已經被完全隔絕了一般。

更重要的是,這些妖獸防禦很高,不管是雷符還是爆裂符和火符,每次隻能擊傷一隻,其他的,完全不受影響。

雲家的人將昏迷的人安置好,焦急地看著小島上眼看著捉襟見肘的小胖子,他們在這邊喊了,然而小胖子那邊同樣也聽不到這邊的聲音。

吃下攬月的丹藥,傷勢稍穩的人想直接渡過寒潭去幫小胖子。

“等等!”

攬月忙攔住了他們,就在她話音落下的同時。

寒潭中,密密麻麻的灰黑色東西浮了起來。

眾人一看,頓覺脊背發涼,這水麵上浮著的,竟全是鱷魚妖獸!

至少上千隻!

背甲上,密密麻麻的骨刺像是一根根堅不可摧的利刺一般,尖端黝黑髮亮,閃著寒芒。

“這是九階妖獸鐵皮巨鱷?”

攬月看著,總覺得又不太像!

鐵皮巨鱷防禦高,背甲上的骨刺冇有這麼尖銳。這些鱷魚妖獸的背甲讓她彷彿看到了暴躁飛刺獸,除了刺冇有它們的長,卻比它們的更堅硬和尖銳。

“變異了,已經是二階聖獸!”

時晝眯眼看著,聲音微沉,妖獸幾隻變異不稀奇,這樣一整個種群都變異,除非是……

他的目光如水,沉沉地往寒潭底下看去。

除非……它們生存的地方有異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以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小師妹纔是真大佬,團寵小師妹纔是真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小師妹纔是真大佬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