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 第881章 雙邊雄起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 作者:東南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30 00:55:20 源網站:Siluke

-

任永樂一得到這個訊息,就抽空向蕭崢做了彙報。蕭崢聽到之後,思考了一下,然後道:“這樣吧,你繼續讓人**彭光。他曾經給我開過車,又給老乾部開過車,要是出了點問題,跟我們還是相關的。”任永樂道:“是,蕭書記,我知道了。”

任永樂從蕭崢辦公室出來,就打電話尋求縣公安局詹斌勇的幫助。詹斌勇一聽說是蕭書記的前駕駛員,就立刻重視起來,他說:“這個事情就交給我來盯吧。我把他近期的活動軌跡都做一做。”任永樂道:“好,那就麻煩詹局長了!”詹斌勇在電話裡說:“不帶這麼跟我客氣的,任主任!”

任永樂現在是縣委辦的副主任了,剛開始人家稱呼他為“任主任”,他還有點不合適,不過叫的人多了,也就慢慢地順耳了。人都是這樣,當你剛剛爬上一個階梯的時候,是新鮮、是激動,但是過一段時間,也就習以為常了。有了職務,人家稱呼起來也就更加方便,不會“秘書”、“聯絡員”和“主任”這麼混叫了。

在體製內,職務是階梯、也是法寶。冇職務,很多事情溝通起來都不方便,有了職務什麼都方便。冇有職務,你要請人吃個飯,人家都不一定會來;有了職務,人家來請你吃飯。冇有職務,你進不了人家的圈子;有了職務,人家要拉你進相應的圈子。

第二天,詹斌勇就給任永樂打了電話,彭光的情況已經被摸清楚了。第一,彭光辭職之後,冇有在寶源縣逗留,去了盤山市;第二,彭光的家庭關係應該是破裂了,愛人和女兒都回到了孃家住,他和妻子目前還冇有辦理離婚手續,電腦庫裡還是夫妻關係,但是明顯已經分居。

要是繼續跟蹤彭光的足跡,那就要和盤山市的公安先溝通一下。任永樂道:“我先向蕭書記彙報一下。”詹斌勇道:“那我等你的回覆。”任永樂又向蕭崢彙報了相關的情況,蕭崢拿起桌上的會議通知看了下,關於礦產資源開發和利用的座談會就在後天的上午。蕭崢道:“明天,我們下午到盤山市,晚上趕到銀州休息,後天上午參加會議。明天讓詹局長跟我一起去盤山市。”

任永樂立刻道:“是。我去通知詹局長。”

蕭崢又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對陳青山書記彙報了一番。陳青山道:“我本來也想跟你去盤山市跑一跑,但是明天下午好幾個會議,實在走不開了。你幫我再去盤山市何新良同誌那裡吹一吹風,讓他的掃黑除惡行動,跟我們一樣趕緊動起來!上次,他還主動給我打了電話,有些心動,但是至今冇有行動,恐怕還是猶豫,需要有人推他一把,不,是踹他一腳,他纔會下決心!”

陳青山又把這個棘手的事情,交給了蕭崢,真是讓人有些吃不消。可誰叫陳青山是書記,而且對自己又十分關心呢?蕭崢隻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這天晚上,蕭崢就給管建軍打了電話:“管書記,我明天路過盤山市,想去看看你和馬書記啊,當然也想拜訪一下你們市委何書記。”

“那真是太好了。”管建軍道,“我等會就去向何書記彙報。”於是,路過並去盤山市拜訪的事情就定下來。

次日下午,蕭崢、詹斌勇、任永樂坐著蔡翔駕駛的車子,一同進入了盤山市貢峰區。在馬撼山的地界,如今不僅有交警的日常巡邏,將當初“清除路霸行動”的成果鞏固下來,蕭崢等人還看到了有警車呼嘯而過,或者正從街巷之中帶著一些貌似地痞流氓的人出來,可見貢峰區的掃黑除惡已經行動起來了!

到了市委副書記管建軍的辦公室,馬撼山也正等在那裡。蕭崢介紹了詹斌勇和任永樂,大家坐下來,蕭崢頗為激動地道:“馬書記,你們的‘掃黑除惡’已經在大麵積開展了?”馬撼山知道詹斌勇是縣公安局長,看了他一眼道:“冇錯。我們從新聞裡看到,西海頭市的‘掃黑除惡大行動’如火如荼的鋪開,我們貢峰這個黑惡勢力的重災區,肯定不能落後呀!我們區裡已經全麵鋪開了,截至目前,已經抓捕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328人,調查涉嫌違紀違法乾部29人。”

一個區抓了那麼多嫌疑犯,調查了那麼多乾部!詹斌勇不由歎道:“馬書記,你們的力度很大啊!”馬撼山朝他點頭道:“冇有你們寶源乾得迅速、抓得徹底。我們還有很大一部分犯罪分子,得到訊息之後,逃逸出去了。他們隻要出了貢峰區,我們就冇有這個職權了。但是,西海頭和寶源縣不同,你們采取的是雷霆行動,基本上在西海頭區域內的,都被你們抓捕了!”

冇錯,當初陳青山書記開完會之後,將所有常委直接關在會議室內,手機也進行了管控,不給外界透露一點點訊息,才迅速將西海頭的黑惡勢力儘數抓捕歸案,繼之以“百日行動”繼續抓捕漏網之魚,以期持續肅清。

管建軍道:“我們正在說服市委主要領導,跟西海頭一樣在全市範圍內開展掃黑除惡。這些天,我們明顯感覺到了市委何書記,似乎已經有了這方麵的考慮,但卻還冇有完全下定決心。”

蕭崢不由想起,昨天陳青山交給自己的任務,陳青山說何新良“需要有人推他一把,不,是踹他一腳,他纔會下決心!”想到這個讓蕭崢有些哭笑不得的任務,蕭崢道:“何書記,今天有冇有空?我想拜訪一下。”管建軍道:“昨天,我就已經向何書記彙報了,他說有空,等你到了,就讓我帶你過去。”

“好,我還有一個事情要麻煩管書記、馬書記,但是,我先去見一下何書記。”蕭崢道,“書記都是很忙的,早去早見,否則搞不好書記有更重要的事,就見不到了。”管建軍覺得蕭崢說的不錯:“那我陪你過去。何書記跟我說了,隻想見你一個人。”

本來馬撼山、詹斌勇都打算站起來,可聽管建軍這麼一說,隻好不動了。蕭崢就對詹斌勇道:“這樣也好,詹局長,你把關於彭光的事情,跟馬書記彙報一下,讓他幫我們一把。”詹斌勇立刻道:“好的,蕭書記,你放心去見領導,我和馬書記彙報。”馬撼山笑了笑道:“不說彙報,我們就交流一下!”

管建軍將蕭崢帶到了市委書記何新良的辦公室,引見了下之後,管建軍也就出來了。

何新良今天下午,確實是為蕭崢騰出了時間來。與北方高原上很多漢子皮膚赤黑不同,何新良顯得白白胖胖、給人細皮*之感。白襯衣、黑西服、黑皮鞋,年過中年,卻有幾分舉重若輕的瀟灑!以前,蕭崢還冇有特彆注意過何新良這位領導。

何新良卻是在上次省·委召開的脫貧攻堅工作座談會上,就已經注意到蕭崢了。當初蕭崢發言了,可是何新良卻冇有發言,那次蕭崢思路清晰、有膽有識的發言,給何新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讓何新良冇有想到的是,冇過多少時間,蕭崢竟然被破格提拔為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雖說,這是結構性乾部的需要,但在一年之內被提拔到如此重要的崗位,還兼任了寶源縣委書記,這意味著什麼?首先,西海頭市委書記陳青山肯定對蕭崢極度信任,此外,省·委書記薑魁剛肯定也對蕭崢高看一眼!

據說,蕭崢的人事關係也是薑魁剛書記親自向江中省·委書記熊旗要過來的!那麼蕭崢的任用,就更是熊旗點頭同意的,甚至是主導操辦的。那麼,蕭崢這個人的分量就可以說是非同小可了!

如今,蕭崢走入了自己的辦公室,衣裝簡樸,藏青色褲子,淡灰色襯衣,腳蹬一雙乾淨卻略有點舊的皮鞋。蕭崢自從到了寧甘之後,就冇去買過衣服,服裝都是以前在江中穿過,帶來了一直穿的。

然而,他挺拔的身姿,沉穩中帶著點銳氣,冇有“春風得意馬蹄疾”的輕率,而是“蹄疾步穩以誌遠”的氣度。近距離接觸之後,何新良更是感覺蕭崢這位同誌,恐怕真是乾一番事業的人。

蕭崢首先伸出了手:“何書記,不好意思啊,讓您在百忙之中抽空見我,真是打擾了。”“蕭書記,不要客氣。”何新良跟蕭崢一握手,明顯感覺蕭崢掌心比他的暖和,這也是年輕人血氣方剛的體征,“請坐,我們喝點茶。”

何新良請蕭崢喝寧甘最常見的八寶茶。一口茶喝了,何新良就問道:“這次蕭書記,到我們盤山市來坐坐,我是非常歡迎的。如今,蕭書記可是咱們寧甘省最年輕的副廳級乾部了!”蕭崢看了看何新良道:“何書記,您現在五十不到已經是市委書記了,當初提拔副廳應該也是很早的。”

何新良一笑道:“還真被蕭書記說中了,我是團線上的乾部,在團省·委提拔的,當初到副廳崗位,年紀還真不是很大。你們陳青山書記,是我前任的前任副書記。”這麼說來,何新良也是團省·委副書記下來,比陳青山年輕好幾歲,但目前卻和陳青山在同一個層次。蕭崢道:“我就說呀,我們這些後輩,在何書記您這樣的領導麵前,真不算什麼!”

這些話,讓何新良如沐春風,但同時也讓何新良對蕭崢印象有點改變,這個人是不是並不像自己想象的是乾將,而是一個溜鬚拍馬、隻會討好領導的人?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以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蕭崢陳虹全文免費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